第10章 飆車嗎?要命的那種

作者:霸妻的小嬌總? 更新時間:2020-04-05 15:44:11? 字數:1910字

出了潮平岸闊便是徹骨的寒冷,云希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抱著手臂。

離車庫還有一段距離,霍暮沉坐在輪椅上,云希推著,景也則一言不發地跟在他們身后。

“冷?”

這不是廢話嗎,云希對這個男人又懼又怕又厭。

“要想人前顯貴,必須人后受罪,這些道理你不懂嗎?”

說的倒容易,你丫的試試。

云希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心里不停的吐槽霍暮沉。

這個男人真是一肚子壞水,今天把她帶到左宵這個正牌未婚妻面前。

真是活脫脫的打她的臉,云希能想到那以后的日子定然不會好過。

女人的嫉妒心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惹什么,都不要惹女人。

“景也,把車開過來。”

景也作為一名合格的特助,辦事效率非常高,不一會,那輛黑色勞斯萊斯已經開到了他們跟前。

見男人已經坐到主駕駛上,景也眸中閃過一絲訝然。

“你先回去吧。”

“是。”

景也沒說什么,轉身離開,哥大挺忙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帶著些許蕭索與寂寥。

云希呆呆的看著景也離去的背影,一時間不能回神。

很美好的風景。

她卻不知,自己已然成為別人眼中的風景。

紅色的羽絨服襯的皮膚很白,小巧的鼻子,嬌俏誘人。

至少在霍暮沉眼中是這樣的。

細碎的夜光傾灑,依稀可見白嫩脖頸上青色的血管,脆弱的很。

男人如同一匹長著獠牙的狼,將云希按在副駕駛座上,低頭,瘋狂的啃咬著她的脖頸。

雄厚的氣息縈繞,云希幾乎喘不過氣來,這種氣勢太過侵略性。

云希被禁錮在霍暮沉頓懷中,不能動彈半分。

但她的抗拒,著實惹怒了男人。

“我告訴啊,讓一個人生不如死的最好境界就是把她捧在最高處,再狠狠的甩了她。”

霍暮沉說著莫名的話,薄涼的眼睛直直的盯著她,像是刺透她的靈魂。

“看到我這張臉惡心嗎?是不是吃不下去飯?”男人很平淡的語氣卻讓云希升起從頭到尾的冷。

“沒……沒有。”

此時的霍暮沉就像一個瘋子,云希從不怕傻子,她怕瘋子。

因為瘋子一旦發瘋,便什么都不顧了,無所畏懼。

云希作為外貌協會資深會長,說著口不對心的話,她顫抖的語氣還是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

脖子處傳來隱隱的刺痛,濃郁的血腥味在狹小的空間席卷而來。

男人的嘴角已經染上了一抹鮮血,他邪肆的舔了舔,像一只魘食之后的獵豹。

瑪德,蛇精病。

在云希以為霍暮沉會一直盯著她時,完美又標準的假笑已經掛好。

男人卻突然彎身,從車柜里掏出一個粉色小豬飯盒。

云希:“………”。

哦,那只豬的名字叫佩奇。

“擰開。”

云希猜測,里面不會是毒蛇癩蛤蟆或者蟑螂老鼠吧?

現在是冬季,這些毒物應該不會出現的,對。

“嗤,裝柔弱可憐無助連瓶蓋都擰不開的小白花?”

霍暮沉擰開那個蓋子,幾十枚精致的餃子還冒著熱氣。

那香味真誘人。

饒是吃過晚飯的云希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這有錢人吃的餃子真香啊,還是牛肉餡的。

云希吃過的韭菜雞蛋餡餃子,突然有些索然無味了。

“喂我。”男人命令道。

云希拿起筷子喂一個,他吃一個,優雅又很慢的咀嚼。

散發著毒光的眼睛緊盯著她的臉。

“你猜,我到底開不開心?”

這誰知道?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

敦煌人嗎?壁畫那么多。

“你在罵我對不對?”

這狗男人有讀心術嗎?

“沒有,我不敢。”

“呵,量你也不敢。”

霍暮沉吃光了一整盒餃子,連湯也不剩。

真能吃。

“餃子真好吃。”男人閉上眼睛,嘴角彎起,像是在回味著這世間最美味的東西。

多久了,他也記不清了。

這個味道是記憶中獨有的。

山珍海味綾羅綢緞都比不上她在身邊,他一無所有的時候她在身邊,等他功成名就,什么都有的時候,她卻悄無聲息的離開了他的世界。

這怎么可以?

你以為改個名字我就認不出你了嗎,楚今,既然你要演戲,我就陪你演下去。

男人放聲大笑,笑得很是開懷。

云希心中一萬個nmp。

霍暮沉就是一個蛇精病。

“帶你去個好地方。”男人吻上女人的唇,淺嘗輒止,很快就離開。

云希從來沒坐過這樣快的車,簡直是去黃泉路上的靈車。

這個男人完全是不要命的。

車窗全開,呼呼的風聲輕繞著耳膜,寒氣入侵,云希的頭發被吹得凌亂不堪。

她現在整個人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霍暮沉,能不能慢一點?”

云希終于忍不住了,幸虧她沒有暈車的習慣,不然的話非得吐霍暮沉一車不可。

“什么,再快一點嗎?”

車猛地加速,經過一顆顆迎客松,周遭的景色變化得很快。

“緣橋”兩個燙金大字映入眼簾,他們已經來到了數不清多少米的大橋上。

不知為何,云希的心一陣刺痛,這個緣橋就像個傷心地,觸碰不得。

眼淚奪眶而出,云希捂住心口,那撕裂般的疼痛,讓她整個人都顫栗起來。

“看看這夜景,好看嗎?”

男人對她的不適充耳不聞,自顧的說著話。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真是應景。”

霍暮沉眼神愈發薄涼。

而云希再也忍受不了了,“霍暮沉,我們回去好不好?我心口疼。”

她的眼眶通紅通紅的。

“疼?那就把你的心挖出來給我。”

男人說著最殘忍的話,長臂一伸,早已將女人摟進懷里。

云希恐懼的睜大眼睛。

“這的確是個傷心地。”

男人最后道。

霸妻的小嬌總(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北京pk10 官网 000157股票行情-和讯网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 北京pk10预测 高频时时彩平台 口碑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旅 贵州快三开奖号码查询 秒速赛车是不是官方的 江西时时彩停售公告 辽宁体彩11选5技巧 贵州11选5规则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的 打麻将赢真钱app 贵州11选五前三组选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漏洞 五分彩投注网站